第十九章 第一百一十九

类别:玄幻奇幻 作者:花酒书生字数:474更新时间:21/08/06 23:11:47
    看到樊梦瑾的样子,顾念兮冷笑着说道:“樊梦瑾,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死丫头!都怪杨威心慈手软,竟然没有斩草除根!”樊梦瑾说着话,缓缓地站起了身,怒视着顾念兮,说道:“我和你有什么仇?我和你还真没什么仇!怪只怪你的外公,连累了你们!”

    此时此刻,樊梦瑾已经红了眼睛,既然那个丫头当时根本就不是傻的,那么她和杨威的事情这个丫头早就了若指掌了,那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顾念兮皱紧了眉头,忽然顿悟道:“这么说,我外公一家的灭门惨案,也是你们做的了?”

    这下子,连顾念兮都吃惊不小。

    当年,听说外公一家惨死,娘带着她回家奔丧,这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这个樊梦瑾预谋的了。

    “没错!李烨他就该死!”樊梦瑾说起顾念兮的外公,便就一脸的恨意。

    “你……你为什么那么恨我的外公?”顾念兮压抑着怒气,问道。

    “因为他是我的仇人!”樊梦瑾眼露凶光,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外公一向公正清廉,如何会得罪你?竟让你下了那么狠的手!”顾念兮回想着外公的音容笑貌,愤愤地问道。

    “樊梦瑾,你倒是说说清楚,李烨他如何得罪了你?”这件事让顾中庭也颇感不信,以岳丈的为人来说,应该不至于和人结下这么深的仇怨,除非……

    顾中庭的脑袋里突然蹦出了一件事,那是岳丈曾经给他看过的一个卷宗,也是岳丈唯一一次没有来得及救了举报之人的失误。

    “他如何得罪我了……若只简单的得罪,何以让我如此痛恨?”樊梦瑾说着话,双眼通红,鼻子有些酸。

    当年的事情,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且说说看,因为我不相信以我岳丈的为人,会徇私舞弊或者滥杀无辜。”顾中庭十分肯定。

    樊梦瑾调整了一下情绪,冷冷地看着顾中庭,说道:“你当然会偏袒他了,所以才说天下乌鸦一般黑。”

    “你……”顾中庭气得瞪起了眼睛。

    “当年,我爹爹是越州府衙的一名师爷,在李烨的手下做事,却没有想到最后竟然被李烨逼死了!”樊梦瑾咬牙切齿地回忆着。

    那个时候,她还不大,家里出事的时候,她刚好被娘亲送到了一个戏班里学戏,等她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几年之后了。

    “你爹爹叫什么?”顾中庭越听越蹊跷,这跟岳父曾经给自己讲过的那件事很相像。

    “我爹就是樊仲!当年越州府库遭山贼抢劫,我爹被诬陷为山贼的奸细,从而被逼死在家中。”樊梦瑾说起当年的事,异常的气愤。

    顾中庭听着,突然说道:“这些事情你是听谁说的?你可知道这些都是事实,根本就没有人诬陷!”

    “你胡说!我爹爹怎么可能是奸细!”樊梦瑾双眼充血,怒视着顾中庭,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