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脸色大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少白很忙字数:1089更新时间:21/08/06 04:40:35
    人世间何为孝顺?

    ‘孝顺’二字虽然简单却少有人能做的到,因为你不仅要‘孝’还得‘顺’,要不然何谈孝顺呢?

    如果真的要以此来定义孝顺与否,那么陆文津就不是一个孝顺的人,因为他做不到‘顺’。

    陆文津比起他父亲陆秉先,除了在年龄上有着巨大的代沟外,最明显的不同就是陆文津是读书人而且还是个喝洋墨水的读书人。

    反观他的父亲陆秉先原本是顶着风浪冒着生死出海打渔的渔民,所以别说是读书了,就连‘陆秉先’这三个字那都是在陆秉先有了钱后才逐渐认识的。

    于是年龄产生的代沟以及文化教育带来的种种分歧,在陆秉先和陆文津的身上上演了。

    早些年虽说陆秉先把公司交给了自己的儿子,但公司的很多决策以及未来的走向依旧是他说了算的,至于他的儿子则更像是一个傀儡,没有丝毫的话语权。

    在这种情况下陆文津辞职了、不干了,他不想做一个有名无分的太子,辞了职的陆文津还不算狠,他直接出国依靠着名牌大学的学历在国外找到了工作。

    陆文津这一手操作直接让他老爸陆秉先缴械投降,终于在陆文津出国后的第二年,老头子妥协彻底退休。

    于是陆文津这才真正的掌握了他爹打下的这座江山。

    掌权之后的陆文津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工厂里的亲戚全部辞退,甚至连看大门的保安也不放过。

    陆文津这么一干的确是规范了企业制度,但他辞退的那些亲戚骂的不是陆文津而是陆秉先。

    所以当陆秉先火奴三丈的去找儿子讨要说法,且要求自己的儿子把辞退的亲戚全部找回来时他听到的是一大堆什么所谓的管理学、经济学的理论。

    狗屁,在陆秉先的耳朵里自己儿子说的全是狗屁,没出意外自己的儿子也没答应他的要求。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并不能对公司造成多大影响,甚者能说会给公司带来好处,所以陆秉先对于自己儿子不听自己的话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再到后来,陆文津的许多决策和规划都和陆秉先的想法是相悖的,但不出意外的是每一次自己的儿子都不听自己的话。

    一开始陆秉先的确生气和担心,他担心自己的家底会被自己的儿子给败光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陆秉先发现自己小瞧陆文津了。

    所以陆秉先很少再插手公司的事情了,直到今天他接到同村老乡贺炳强的电话他才头一回听到‘多功能充电器’这种产品。

    陆秉先挂掉电话并随即给自己的儿子拨通了电话,但接电话的人是儿子的司机,陆秉先没要求自己的儿子接电话,他只说了句“让陆文津晚上回家。”

    “回家?回家?回什么家?”陆文津侧开一个身子让服务员给自己夹菜,但他嘴上却一脸疑惑的看向解安德并开口问道。

    “当然回我家了,有急事处理。”解安德说的云淡风轻。

    本来今晚陆文津是要找解安德说一件重要的事情的,但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解安德就先说了这样一件大的事情。

    “解总,现在正是多功能充电器销售的关键时刻,你走了能行吗?”

    “销售计划都做好了,你不是也说招商进行的挺顺利吗?我留在这里也没用”解安德制止了给他夹菜的服务员。

    说实话,解安德享受不了这样的待遇。

    “我今天找你就是要说这事。”陆文津抬手示意两个服务员离开包厢。

    包厢的门关上,陆文津开始说了起来,事情是这样的,随着各地的经销商的不断的涌来,虽然有不少人对多功能充电器的未来很看好,但也有不少人对此并不乐观。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代理商的回款成了陆文津和代理商之间接最大的矛盾点了。

    按照现有的市场行情都是先拿货后付款,但陆文津觉得多功能充电器产品新颖且独一无二,一定会是畅销品,所以他在给招商部下命令时就要求代理方需先打款再给货。

    这样一来陆文津制定的规则就和想要做代理的商家形成了矛盾的冲突点。

    一方想先拿货后给钱,而另一方想先收钱后给货。

    其实无论是陆文津还是代理商,如果站在他们各自的立场上来看,这都是没有问题的,代理商害怕陆文津的货有问题所以想后给钱,而陆文津害怕代理商卖了货不给钱所以想先收钱。

    所以这是麻杆打狼两头怕,也因为这个原因造成了来询问代理的人挺多但真正签协议的人不多。

    而陆文津为了让这些代理商能来深成参观和了解多功能充电器也是费了不少心血的,毕竟一个全新产品的招商大会不是那么好做的。

    “解总,你怎么看啊?我定的这个规矩是不是有悖市场规则啊?”陆文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解安德,似乎解安德也是个多功能的人,什么问题都能解决。

    陆文津说的问题解安德前世知道且深有体会,要知道前世他所在的公司回款是重中之重的问题,毕竟现金流对一个企业犹如血脉一样重要。

    但不同的是前世解安德所在的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必须是先服务后收钱。

    正因为第三方医学检验所售卖的检测项目和多功能充电器有着很大的不同,所以对于这个问题解安德也有些拿捏不准了。

    “先打货款后发货,现在影响到和代理商的签约了吗?”

    “影响的大了,已经有几个人开始挑头闹事了。”陆文津摇头“你说怎么办?”

    “你之前怎么办的?”

    “靠,我之前做的是代生产,很少涉及到应收账款的事情。”陆文津“我不管,你得把这个问题给我想出来,要不然你不能走。”

    社会一直是在进步的,如果前世的解安德对其他行业有了解,那他就不会被这个问题难住了。

    在后世社会改革进步的2020年,新产品的订货会上经销商会先打钱后拿货,虽说有的不是一次性把货款全部打完,但也是先打款,只不过打款的比列会不同。

    于是解安德和陆文津一通商量后决定先打百分之60的货款就可以发货,至于为何是百分之60,是因为这样做即使剩下的百分之40不还依旧有的赚。

    陆文津和解安德就货款的问题达成了一致,他立马打电话通知招商部进行更改,看来陆文津是真着急了。

    “那你什么时候走。”陆文津问解安德。

    “明天,机票已经买了。”

    “明天?这么急?”陆文津又问“有什么大事吗?需要我帮忙吗?”

    解安德一笑“不用,我考试挂科了,你咋帮?”

    晕,陆文津瞬间呆住了,他忘了解安德还是一个学生的事情了“那行,明天让小张送你去机场。”

    这顿饭吃到很晚,毕竟两人在包房里讨论了很久。

    回家的路上,陆文津对司机小张说“明早8点去接解总去机场,他明天回家。”

    “回家?”司机小张随即开口“陆总,老爷子刚才打电话让您也回家一趟。”

    黑夜的深成依旧车流不断,一辆原本应该直行的车子在一个路口掉头向着另一个方向驶去。

    等这辆车子在一栋别墅前停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11点30分了。

    陆文津开门进去,他刚开门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父亲“爸,您怎么还不睡?”

    陆秉先看向儿子“等你呢。”

    同一时间,京都赵家的灯依旧亮着,由于赵佳橙的卧室小所以镜子在客厅放着。

    “赵勇志,你女儿大半夜不睡觉在那换衣服,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韩瑞芳用力推着身边的丈夫。

    “嗯,嗯,你说什么?”赵勇志似乎是刚被叫醒。

    韩瑞芳用力踹了一脚自己的丈夫“还睡,我说赵佳橙大半夜不睡觉,在外面换衣服呢。”

    “是吗?几点了?她要去哪啊?”

    气,韩瑞芳简直要被气死了,她不说话死死的看向丈夫。

    “哦,佳橙换衣服是给明天出去做准备吧?”赵勇志揉着眼睛看了一眼床头的手机“那要不我去问一问?”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要求你,你自己看,我可不逼你。”

    赵勇志和自己的老婆住了这么多年,他怎么能不了解自己的老婆,他摇头轻笑着走出了卧室。

    不过有意思的是他刚出门,韩瑞芳就飞快起身趴在了门边。

    “佳橙,还不睡觉吗?干啥呢?”赵勇志假装走向厕所。

    “爸,我等会就睡,试一件衣服。”赵佳橙抱着几个棉服回答道。

    赵勇志停下脚步“怎么?明天有计划?要出去?”

    从小赵勇志对女儿实行散养计划甚至偷偷给女儿做掩护,所以赵勇志深得女儿的喜欢。

    “嗯,明天去见一个人。”赵佳橙突然把几件棉服一次放在胸前“爸,你觉得我穿那件好看。”

    “我看看”赵勇志很认真的看了起来“我觉得都好看,但我个人更喜欢你穿...”

    赵勇志和女儿聊天的内容卧室内的韩瑞芳听的很清楚,但她很不开心且自顾自的嘀咕道“正事不问,这还给参谋上了。”

    人毕竟是老了,韩瑞芳本来就有高血压,所以她在门口弯腰站了半天后想直起身疏松一下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她一个没注意直接撞在了门上。

    赵勇志刚才本来就没关门,所以韩瑞芳撞在门上直接把门撞得关上了且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

    很快,房门被推开了赵佳橙在前边后边是赵勇志。

    “妈,你没事吧?”赵佳橙看着扶着墙的母亲。

    “没事,我刚才起床起的急了,头很晕,开门不小心撞在门上了。”

    发生这样的事情,赵佳橙把母亲扶到床边并对身后的父亲道“爸,今晚我和我妈睡吧,你睡觉睡得死,我妈不舒服我怕你不知道。”

    赵勇志点头,他也问妻子有没有事,毕竟他不知道哦妻子偷听的情况。

    一大早,解安德就被陆文津的司机送到了机场并在9点40分飞进了天空。

    解安德的这趟行程要花费3个半小时的时间,毕竟从这时一趟从温暖走向寒冬的旅途。